您的位置:首页 > 健康频道 > 生命时报>正文

绝症患者都“按期”病逝?专家揭秘其中原理

时间:2013-09-09 16:49:54    来源:申城在线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被判“绝症”者大多“按期”病逝    ★心情能左右身体免疫功能,医生怀疑患者得“绝症”时应格外小心沟通    ★患者的恐慌可被药丸的颜色、医生的制服和所说的话、病房的样式触发    “下降头”是流传于东南亚民间的邪术,据说对一个人实施“降头术”可达到制服或者杀害的目的。这是迷信的无稽之谈,但在医疗中经常出现类似“降头”的现象:医生告诉患者得了绝症,最多只能再活几年或者几个月,患者如受五雷轰顶,病情急转直下,大多“按期”病逝——诡异的是,少数人死后才证实医生诊断错 误,死因无法用“绝症”来解释。医生的“降头”其实是“反安慰剂效应”的表现,人体的“神经—内分泌—免疫调节网络”在其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    反安慰剂效应:假治疗产生的不良反应    你也许听说过“安慰剂效应”,指的是在医学临床试验中,人们以为自己服用了具有某种疗效的新药,或者接受了某种治疗手术,之后产生了疗效反应,但其实那 些“治疗”都是假的,例如药丸只不过是没有活性药物成分的糖丸,却产生了从18%~80%不等的有效率。美国身心医学专家莉莎·瑞金博士指出,安慰剂效应 不仅仅是“心理作用”,实际上你的身体的确发生了变化:血压下降了,支气管扩张了,消化道溃疡愈合了,皮肤上的疣子消失了,甚至连秃顶的人都有头发长出来 了。    安慰剂效应是信念或者心理暗示对生理的影响,可以治愈你也可以伤害你,其不良反应又被称为“反安慰剂效应”。在双盲临床试验中,有 20%以上的人吃了没有疗效的糖丸之后也发生呕吐、感冒,说感到疲劳、耳鸣、味觉异常、肌肉无力、记忆错乱……糖丸是不至于产生这些反应的,只能用“反安 慰剂效应”来解释。这些反应往往是在患者被告诫可能会有哪些不良反应后自发出现的。例如,医生说吃了这个药片可能会恶心,患者很可能会感到恶心,医生说可 能会头痛,患者就很可能会头痛。有的人以为自己接受的是“化疗”,其实只不过是生理盐水输液,他们就出现了呕吐,甚至开始掉头发!    在一 个实验中,34名大学生被告知有一股电流穿过了他们的头部,尽管那是子虚乌有的,但2/3以上的学生感到头痛。类似的还有人们对手机电磁辐射的恐慌,这类 非电离辐射对人体的危害性微乎其微,但接受了辐射的人可出现心率和血压的波动,无法用辐射剂量解释,似乎是恐慌诱发的心理作用。    在另一个实验中,科学家让哮喘患者吸入雾化的盐水,说是会引起过敏的“刺激性化学喷雾剂”,结果近一半的患者出现呼吸困难,有的人还出现了典型的哮喘发作。科学家随即又用同样的雾化盐水给患者吸,说是治疗哮喘的“支气管扩张剂”,他们竟然立刻恢复了正常。    日本科学家让57名曾经对漆树过敏的男生用布遮住双眼,然后用漆树叶扫过他们的一条手臂,说那是栗树叶;又用栗树叶扫他们的另一条手臂,说那是漆树叶。 几分钟后,很多人的手臂发生了过敏反应:发红、瘙痒、长疙瘩,然而过敏的手臂仅接触了不致敏的栗树叶,而接触了致敏的漆树叶的手臂反而没事。    患者的恐慌可以被他们接触到的一切东西触发,包括药丸的颜色、医生的制服以及他们所说的话、病房的样式等等。有时,办公室中出现的一股气味令个别人感到不适,很怕那是“有毒气体”,这种恐慌情绪可感染整个办公室的人,令大家都感到不适,发生“群体性歇斯底里”。    医生的“降头”:心情能左右身体免疫功能    被“下降头”的人如果知道自己受到了诅咒,并且对自己命运深信不疑,就真的有可能被吓死。这些事情如果能排除下毒暗杀等因素,就可以用“反安慰剂效应”解释。瑞金称,这种现象不仅出现在原始部落和迷信的民间,也可以发生在现代化的医院中。    如果医生说你罹患了“不治之症”,5年生存率仅为5%,你只剩下几年或者几个月的阳寿,这位医生就相当于对你下了“降头”诅咒。医生不是故意要害你,只是不知道这样说的后果很严重,认为你有权知道真相,让你不再心存幻想,必要时还可以安排好生前身后事。但是,他们的话令你在意识与无意识的层面都认为自己 这次是好不了了,这种消极的信念变成了一个自我实现的预言——如果你相信你好不了,那么你就好不了。    医学文献中不乏这样的例子:如果患者被误诊,被医生错误地告知“只能再活几个月”,果然在几个月内死去,而尸检结果显示这种过早的死亡无法用误诊的疾病来解释。有人调查了准备接受手术的患 者,一些人认为自己“死定了”,另一些人只是对死亡过分担心,结果手术后前者几乎都死了。在著名的弗明汉心脏病研究中,一些自以为容易得心脏病的女性比不相信自己会得心脏病的女性死亡率高4倍——她们的饮食、血压、胆固醇、家族遗传史等心脏病危险因素基本相当,只不过是前者相信了某种信念。   暨南大学医学院附属脑科医院心理科首席专家郭沈昌教授称,医生怀疑患者得了绝症时说话要非常小心,一般只跟家属沟通,否则可加速患者的死亡——他们容易 出现焦虑和抑郁,会吃不下饭、睡不着觉。精神紧张可通过人体神经—内分泌—免疫调节网络令免疫力下降,使内环境更有利于疾病的发展,例如容易感冒,癌细胞 也容易生长。长期睡不着觉还可加重糖尿病和高血压。    “降头”案例:绝症男5年后准时应验    一天,医生史蒂夫被查出双肺长了恶性肿瘤,被告知只有5年生命。肺癌恰恰是史蒂夫干了一辈子的专业,因此他深知自己的病意味着什么,从此总是惦记着自己 还剩下多少日子。在5年之后的同一天,史蒂夫到夏威夷的茂伊岛潜水,被人发现躺在岸边不省人事。由于大脑缺氧时间超过了4分钟,他接受了心肺复苏抢救后仍 昏迷不醒。家属最终决定放弃对他的治疗与生命支持,让其魂归天国。    “降头”破咒:不要相信自己的病是“绝症”    如果医生对你下了“降头”,你该怎么办?    以癌症为例,郭沈昌建议患者听了不要害怕,要知道癌症是一种慢性病,还有好转的希望,配合家庭、社会、单位的支持可化“反安慰剂效应”为正面的安慰剂效 应,增强机体的免疫状态。陷入抑郁、焦虑的患者可接受药物治疗以及心理辅导。他说:“每个人的性格、人生观不同,知道病情后的反应会很不一样,其中自我调 整很重要。”    瑞金查阅了医学文献中的3500多个病例之后,不再相信有“绝症”这回事,建议罹患“慢性”、“治不好”或者“终末期”疾病的人们清除头脑中的一切消极信念,以免它们破坏身体的自愈潜能。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齐乐娱乐在线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