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旅游频道 > 道听途说>正文

山东“癌症村”现死亡名单 水污染触目惊心

时间:2013-09-09 19:03:57    来源:申城在线    浏览次数:    我来说两句() 字号:TT
山东“癌症村”现死亡名单 水污染触目惊心   3月1日,河南浚县老观嘴村,环境保护标语到处都是,但是污染情况依然存在。CFP   这是一组本刊记者发自山东、河南、河北关于地下水污染的调查报道。调查的结果触目惊心:企业乱排乱放,甚至直接向稻田排污;癌症和各种病痛吞噬化工企业、造纸企业周边民众的健康。   此前的5月初,中国政府公布了一份地下水污染防治方案:到2015年底,初步遏制华北地下水水质恶化趋势;到2020年,地下水饮用水源水质明显改善。   作为中国第二大平原,华北平原主要由黄河以及淮河、海河冲积而成,面积约31万平方公里,人口和耕地面积约占全国1/5。环保部专项检查结果显示,华北平原局部地区地下水存在重金属超标现象,受检查的2.6万多家企业中,55家企业存在利用渗井、渗坑或无防渗漏措施的沟渠、坑塘排放、输送或者存贮污水的违法问题。   一方面是地方政府追求的GDP任由企业乱排乱放,一方面是地下水污染严重侵害了民众的生活。治理环境污染依然是一项难题,如何在生态保护与经济增长之间找到平衡点,考验着政府部门的决心。   山东邹平:毒气笼罩的癌症村   一边是全国县域经济基本竞争力百强县前列,一边是毒气笼罩的癌症村,山东邹平癌症死亡名单和水污染现状触目惊心。   文 本刊记者 袁成本   污水涌出工厂,顺着河沟流向远方,空气中飘着刺鼻的酸臭和辛辣味。   5月25日上午,村民刘贵生家,他十余岁的孙子不时地抽搭着鼻子,并不时挠腿,显得难受不已。这个已上小学六年级的孩子,除了患有皮肤病之外,还患有严重的鼻炎,每天都要往鼻腔里涂“扈氏鼻炎舒通膏”,用一根7厘米长的棉棒把药膏推到鼻腔的最里边。   刘贵生是邹平县九户镇利民村村民。他所在的这个被称作“癌症村”东南约三百米处,有两家化工企业,福海科技和开元化工。工厂排放的污水毒气已经达到当地村民忍耐的极限。   “如果有炸药的话,我会抱着炸药炸掉开元化工,今天我说的话,你们记者一定要将我的名字刊登出来。”一位村民激愤地对《法人》记者强调。   事实上,九户镇利民村的现状并不是个例。5月12日,山东省环保厅介绍,有14家存在利用无防渗漏措施或防渗漏措施不完善的沟渠、坑塘贮存、排放废水等环境违法问题。   这14家企业包括:淄博市桓台县果里镇沈家小化工厂、淄博市桓台县果里镇康家小化工厂、潍坊市高密市宋述信小电镀厂、潍坊市高密市金祥针织厂、潍坊市高密市华盛针织厂、聊城市茌平县信发华宇氧化铝有限公司等。   村民买水抗污染   在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以前,邹平农村大概是这样的景致:村里有三五口水井,家家户户人工挑水吃,妇女们在井边涮衣洗菜,男人在井边谈天说地;改革开放前后,大家陆续在自家院里打井,手工摇水,生活自然方便了不少。然而,好景不长,随着企业如雨后蘑菇般地冒出,人们惊讶地发现,井水被污染了,水井越打越深,到最后出水还是不敢喝了。   在紧靠邹平县长山镇镇驻地的茶棚村,一位大妈告诉记者:村里来了个做豆腐脑的,起初不了解情况,打开水管就用了自来水点卤,由于不清楚那是浅层水,结果那批豆腐脑全都遭践泼掉了。“你说我们邹平的地下水厉害不厉害?”周围的几位大妈苦笑中带着几丝无奈。   九户镇利民村一位刘姓老汉,既无奈又自豪地说,他买“商品水”已有14年的历史,是全村买水“第一人”。   一家农民娇贵得买水喝?刚开始还引起村民的笑话和不解。有人笑话他“让钱烧的”,有人说他一个农民太“娇贵”。   “到后来,村里成批量地出现癌症病人,一查几乎个个都是晚期,这时大家才佩服他的“英明”。现在,村里所有人都只喝“商品水”,再穷的人家也不敢在这方面省钱。”该村村民在接受《法人》记者采访时说。   对邹平的地下水,来自青海省的小赵“印象”深刻。今年春节之后,他从大通县老家到九户镇发展,开了全镇唯一一家兰州拉面馆。初来乍到,他以为这里的水与他老家一样。可是,喝了两天的“自来水”之后,他感到嗓子发干并伴有痛感,前来的食客也不断向他反映面汤味道不正。小赵询问房东,才知道:这里不仅井水不能喝,连浅层的自来水也不能喝,入口的水是需要花钱购买的,井水和浅层水只能用来洗衣拖地。   为了对邹平的地下水质有直观的了解,《法人》记者无论走到哪个村子,都要到农户家里找机井尝水,从长山镇尝到韩店镇,从孙镇镇尝到九户镇。有的井水略感铁腥味,有的有一点淡淡的苦味。事实上,这就是邹平农民不敢入口的“毒水”。   村民大都躲躲闪闪   网上公布的“中国癌症村地图”,邹平“榜上有名”——其描述为“邹平孝妇河沿岸”。在上世纪80年代,孝妇河沿岸主要受上游淄博企业污染之害,51个村庄因癌症死亡400多人,此事被学者写进了一份调查报告。这就是“孝妇河沿岸癌症村”消息的源头。   孝妇河在邹平境内长43.9公里,流经长山、焦桥、邹平3个镇、73个村。《法人》记者来到两岸村庄密集的长山镇。   或许是“癌症村”这一称谓深深刺痛了村民的心,在几个村里走访,村民大都躲躲闪闪,要不说自己是“外村的”不了解情况,要不说村里“没有人得癌症”,并指证临近村庄才是“癌症村”。   张旺村是周边村民集中指证的癌症多发村。在村里采访时,几位老者告诉《法人》记者,二十几年以前,村里得癌症开始增多,之后越来越多,但近几年开始变少了,最近3年,好像再没听说谁家有人得过癌症。现在的张旺村已经不是癌症村,周边应该也没有什么癌症村。   难道是邹平的生态环境变好了?对此,村民们直接给了否定的回答:不是环境变好了,而是因为大家不再喝井水了;不仅不喝井水,连自来水也不敢喝了——大概从10年前开始,村民们都花钱买水喝。   最令村民们耿耿于怀的是:“地下水污染了,这么大的事情从来没有人告诉过我们,让那么多乡亲白白死于癌症”。   村民们也承认,罹患癌症原因复杂,不能全赖污染,但水和空气的污染肯定逃不了干系。   癌症死亡名单   根据村民小葛(应要求为化名)的说法,九户镇政府驻地附近就有好几个“癌症村”。   戴上癌症村的帽子,小伙子难娶,大姑娘难嫁,连生产的农副产品都没人敢买。上了媒体,他们的名声会传得更广、更远,而九户镇又是全国著名的甜椒之乡。村民会接受记者采访、承认自己是癌症村吗?   《法人》记者来到九户镇驻地北侧的利民村。这是个小村,共有146户人家、549口人,1090亩耕地,村民以打工和务农为主。   听说《法人》记者来访,村民们围聚了过来。他们无奈地承认,利民村确实是个癌症村,现在还有人躺在家里等死。最让人震惊的是,最近四五年间,仅在该村村东一条街上,二十来户就有9人死于癌症!他们中最大的58周岁,最小的只有12岁。   其名单如下:   刘贵福,胃癌,去世时58岁;   刘保全,胃癌,去世时50岁;   刘保军,扁桃腺癌,去世时40多岁;   刘保会,胃癌,去世时50多岁;   刘保元,胃癌,去世时50多岁;   刘保光,胃癌,两年手术后去世,不足50岁;   郑实福,肝癌,去世时40多岁;   郑子嘉,血癌,即白血病,去世时12岁。   该村东南约三百米处,有两家化工企业,福海科技和开元化工。工厂排放的污水毒气已经达到当地村民忍耐的极限。而对污染他们家园时间更长的“福海化工”,村民却多予以溢美之词。因为,自去年开始,它排放的废水变清了。几拨村民们带《法人》记者几次探望其排水口,排放的确实是清水。而在“福海科技”东门,《法人》记者却分明闻到时了一股葱臭味。   “他们这些村民太容易满足,只是看到表面的水清,事实上,并非如此!”一位长期关注环境问题的人士对记者说。   癌症病人的批量出现,使利民村产生了恐慌,离化工厂更近的村东的房子,有的被废弃,大家尽量往村西走;几年来,村里的深水井往村西一搬再搬,已经挪了3次窝,他们想离那些化工企业尽量远些、再远些。无奈的是,挪一次也只能挪个几百米,化工厂已经成为他们逃脱不掉的恶邻。   5月21日下午,习近平总书记到四川芦山县体育馆安置点看望受灾群众时说过,不管是什么情况,不论是什么天灾人祸,一定不要让下一代受到伤害。这句话,被利民村村民们一再提起。村民们指控,九户镇的化工厂使孩子们已经受到“伤害”。   在村民刘贵生家,他十余岁的孙子告诉《法人》记者,他们班共50人,像他一个样有鼻炎的有七八个,患皮肤病的更多。   有人告诉记者更加耸人听闻的数据——在九户小学和九户初中,学生皮肤病和呼吸道疾病发病比例超过30%。   利民村有二十多位子弟在40里之外的邹平县城打工,他们大都在那里成家。村民李玉璞告诉《法人》记者,小孩子对环境格外敏感,他有个6岁的小孙子,这几年来,只要一回村里准要皮肤瘙痒,现在儿媳已经不敢让孩子回老家了。对这种现象,村民纷纷表示了同感——他们的孙子、孙女、外孙、外孙女只要一回到村里就闹皮肤病,而返回县城过几天就好。   颇具玩味的是,邹平县城的空气质量已经令人不敢恭维,而利民村村民却羡慕那里的“好空气”。   死老鼠味弥漫的九户镇   对于九户镇的污染,网上有这样一则流言——“住在九户,少活三十年没问题”。这些说法有多大夸张的成分?真实情况如何?《法人》记者决定到九户镇住上几天,感受一下化工厂废气的污染情况。   从九户镇公布的资料看,工业兴镇的支柱产业中排在最末位的“化工”业才是真的支柱产业,在规模以上企业中,3家化工厂——开元化工石材有限公司、福海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方达康工业纤维素有限公司。资料显示,这三家利税总额比其它所有企业的总和还要多。   根据介绍,九户镇还有更多的“规模以下”化工企业:“楷阳化工”、“天鹿化工”、“先隆达农药”、“峰源助剂”等。不仅如此,这里还有一些连厂名都没有挂的小化工或疑似小化工企业。   在镇中心马四干渠西侧,有一家没有牌子的企业。从外观看,它似乎是一家养殖场,而绕到其背后发现,里面竖着几个硕大的铁罐,疑似化工厂。《法人》记者想进去探访,窜出三四条穷凶极恶的大狗挡住去路。   九户镇的污染主要不是这种小化工企业,而是以“开元化工”为首的“规模以上企业”。一位老板娘总结了镇上的几大气味——“开元化工”是苦的,“方达康”等纤维素是辣的,橡胶厂则是焦糊臭。   一位小学生对九户镇的气味的描述是——“开元化工”是死老鼠味,“方达康”等纤维素是臭葱味。   这些厂子大都在夜间放气。老李在一家工厂当保安,常值夜班,距“开元化工”极近,有着“得天独厚”体验条件。他告诉《法人》记者,“开元化工”一家厂子的味道就有好几种,它有时是苦味,有时是臭豆腐味,有时是臭洋葱味,有时是死老鼠味,有时候是臭鸡蛋味,有时候是臭屁味。   “开元化工”排放的味道如此丰富,它的原料和终端产品是什么呢?   “开元化工”的产品并不保密。据了解,它是一家致力于橡胶助剂生产的专业化工企业,主要生产橡胶促进剂,年生产能力超过20000 吨。主要产品有硫化促进剂MBT(M)、MBTS(DM)、精品DM、CBS(CZ)、TBBS(NS)、DCBS(DZ)、NOBS(MBS)、DPG(D)等系列产品,广泛应用于橡胶、医药、农药等行业。   但它使用的原料,厂家保密得很严,老李使尽浑身解数,也只弄清,其原料中有硫磺。   对于“开元化工”的气味,利民村每个人都有话说,大家七嘴八舌,义愤填膺。五十多岁的老刘向《法人》记者讲了他的一次不寻常经历。   他说,开元化工三天两头排放废气,一旦遇到东南风,气味直扑村里,让人连大气都不敢喘。这是“正常情况”。去年初秋,他遇到一次“非正常情况”。那天,他在村东正由南向北去,到了厂区跟前,突然发现它好像是烟囱坏了,气体不是从烟筒顶部往外冒,而是从下部冒开了,那色焦黄焦黄,比黄裱纸还要黄,那气味苦得没法形容。他立即扔了东西,把衣服撂了起来捂住鼻子,跌跌撞撞逃离现场。最可怜的是3位女工,她们也从这里经过,当场全部倒下。   听说《法人》记者要住在九户镇体验“开元化工”的味道,利民村的村民都很积极,怕记者晚上睡过头错过体验机会,纷纷索要电话,到放气时时候好提醒一下。按他们的估计,3天之内“开元”肯定放气。   5月25日晚21时26分,一位李姓村民率先打来电话,他急促地喊道:“开始放气了!”。记者飞奔跑出旅馆,一出门,就闻到浓重而难闻的气味,正如那位小学生所言,确实是死老鼠的气味。本来,记者想到“开元”厂区门口近距离体验一番,谁曾想,这气味实在令人恶心难当,走到半路,只得学着老刘的样子,把衣服撂起来,捂着鼻子赶回旅馆,关好窗户。据老李的“监测”,这次放气持续了不足一小时。而27日晚上,老李的“监测”结果是,“开元”从当晚9点25分放到凌晨两点多钟,持续了4个多小时。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相关新闻
网友评论
本文共有人参与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齐乐娱乐在线登录